财务造假157亿元,德国电子支付巨头"猝死"


作者:陈婷 责编:林洁琛

从云端跌到谷底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德国电子支付巨头Wirecard今年的境遇或许可以为“童话破灭”做一个完美的诠释,而其高管的亡命更是让人感觉仿佛小说情节走进了现实。而该丑闻的牵涉之大,涉及知名投行、基金,乃至德国政坛。

今年6月,接受审计的Wirecard被发现19亿欧元(约合157亿元人民币)现金余额下落不明,最终公司承认这19亿欧元根本不存在。

随后,该公司有高管迅速逃亡并销声匿迹,也有前高管悄然殒命。巨大的财务“黑洞”是如何被粉饰的?真相的调查可能需要耗费数月时间。

德国证券交易所表示,计划本月晚些时候将深陷财务欺诈丑闻的支付公司Wirecard从德国蓝筹指数(DAX30)中移除。据悉,DAX指数的新成份股将在格林尼治时间8月19日20时公布,并将在8月21日德国股市收盘后生效,这也将是Wirecard留在DAX指数的最后一天。

至此,曾经童话般兴起,被视为德国金融科技界未来之星的Wirecard神话将就此画上句点,甚至成为了德国金融监管抹不去的污点。丑闻持续发酵,让前不久宣布参与明年总理大选的现任德国财长肖尔茨的选举之路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童话故事”般的辉煌发家史

Wirecard于1999年成立,2006年年底推出互联网支付服务,允许用户通过在线注册Wirecard账户来开户。注册用户可以利用Wirecard服务来进行现金、银行卡支付、转账付款,电汇及本地汇款等各种支付活动。

在亚洲电子支付兴起后,Wirecard首席执行官马库斯·布劳恩(MarkusBraun)发现商机,大举进军亚洲,先后在迪拜、新加坡和菲律宾等地设立了子公司。

这三家子公司为Wirecard贡献了超过八成的利润。

2018年,Wirecard取代了德国商业银行,加入了德国DAX30指数。此后,该公司在巅峰时市值一度达到240亿欧元(约合1977亿元人民币)。去年4月,Wirecard还得到了孙正义的日本软银集团提供的10亿美元(约合69亿元人民币)投资,以帮助其进入韩国、日本市场。

去年9月,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时,也曾向业界推荐过这家支付公司。当时,在中国新一轮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前景下,Wirecard曾被认为最有可能成为首家进入中国支付清算业的德国公司。随后在去年10月,Wirecard便公告称以至多8070万美元(约合5.5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入股收购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商银信”)所有股份,交易后持有商银信的80%股份,并在两年后以期权认购剩余的20%。

不过,今年4月30日,商银信已收到中国央行的巨额罚单,因挪用备付金、擅自中止支付业务等16项违法行为被央行罚没合计1.16亿元,是中国支付行业迄今为止收到的最高额罚单。天眼查信息显示,Wirecard目前仍对商银信拥有9.36%的股权。商银信公司则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在6月2日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公司及其创始人林耀被法院限制高消费。

与此同时,远在德国,Wirecard精心编织的财务报表也被人撕破了伪装。

财务丑闻掀起金融风暴

今年6月,Wirecard被曝出财务丑闻,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称无法核实该公司存放在菲律宾银行中的19亿欧元现金,两家菲律宾的银行随后声明称该公司并不在其客户名单中,Wirecard提供的两家银行相关文件和凭证均系伪造。

此后,Wirecard不得不宣布下落不明的这19亿欧元现金余额根本不存在。

仅仅一周后的6月25日,Wirecard向法院申请破产,更被曝出欠下近40亿美元债务,公司的股价一周跌去97%,包括CEO和COO在内的公司高管离职。

慕尼黑国家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称,Wirecard前高管涉嫌与他人合谋,通过伪造业务来夸大公司收入,造成了该公司颇具财务实力的假象,也使其成功融资32亿欧元(约合264亿元人民币),是一起“商业团伙欺诈”行为。

在资本市场,美国的“安然事件”早已成为会计造假的著名案例,今年瑞幸咖啡的22亿元人民币虚假交易也令外界惊愕。Wirecard的19亿欧元造假规模,相当于4倍的安然、7倍的瑞幸,已然成为德国的一大财务丑闻,引发人们对现任德国财长肖尔茨监管下的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的质疑。

事实上,早在去年1月,就有消息称德国金融监管局收到匿名举报人关于该公司违规行为和财务问题的举报,并展开调查,但德国金融监管局随后采取罕见举措,禁止做空Wirecard的股票,以减小这些指控造成的损害。这是德国历史上首次官方禁止做空单一股票,在全球范围也属罕见。

随着今年6月Wirecard财务丑闻的曝光,德国金融监管局也最终报告Wirecard涉嫌操纵市场。监管局局长出面道歉,称该局是应为Wirecard的“彻底灾难”负责任的机构之一,但同时也就该机构前所未有的卖空禁令做了辩护。他说,当时该机构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发现了可能的市场操纵的迹象,包括内幕交易。但德国政府近日披露,有1/5的金融监管局员工自去年起至今年6月前——正是针对其的调查进行期间——发生了异常的大额Wirecard股票交易。

目前,Wirecard股价跌至1.21欧元,软银10亿美元投资损失超95%,购买的Wirecard债券的共同基金和退休基金现在面临巨额损失。软银之外,该丑闻还牵扯到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机构贝莱德集团(BlackRock)和欧洲机会信托基金:前者持有Wirecard股份达5.57%,后者至5月底对Wirecard比例持股达基金总金额的10.34%。

此外,其他多家国际知名投行、基金也被卷入其中。据Wirecard公司披露,高盛、摩根士丹利、美国银行、花旗、法国兴业银行等都是Wirecard的主要机构投资者。在丑闻被揭发的前一天,美国银行还增持了Wirecard公司0.28%的股份。德国商业银行更是因Wirecard造成的巨额损失,而放弃了全年盈利目标。

目前,两大信用卡机构Visa和万事达已准备终止与Wirecard的合作。一旦合作终止后,Wirecard将无法使用Visa卡及万事达卡网络处理支付交易,这会对其业务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据慕尼黑检方估计,在Wirecard丑闻及破产案中,银行和投资者估计蒙受损失30亿欧元。

公司高管失踪引发国际通缉

相比公司的“财富神话”,Wirecard高管的行踪更像是一部充满谜团的推理小说。

在丑闻曝光后,Wirecard创办人、总裁布劳恩(MarkusBraun)引咎辞职并自首,两次被逮捕,目前正接受司法调查。德国联邦刑事犯罪调查局称有新证据表明,从2015年开始,包括前首席财务官莱伊(BurkhardLey)在内的几名高管从第三方供应商那里获得了收入,使公司实际亏损的业务在财务报表上看起来盈利。

其他被拘留的公司高管还包括最近被停职的会计主管埃尔法(StephanvonErffa),以及在迪拜负责中东信用卡系统的贝伦豪斯(OliverBellenhaus),后者本月早些时候从迪拜回国自首后被捕。检察官怀疑这些高管合谋欺诈、虚假陈述和操纵市场。

但经历最传奇的还是Wirecard前首席运营官兼亚洲业务主管马萨勒克(JanMarsalek),他自6月底以来至今行踪成谜,并引发了一场国际搜索。

马萨勒克主要负责Wirecard的亚洲业务以及监督该公司与第三方公司的关系。这些第三方公司在Wirecard没有许可证的市场中处理Wirecard的电子付款业务。

据悉,马萨勒克警惕性极高,在德国方面的拘留令还未批准之前就已出逃。6月底时,德国检方曾透露,正与国际刑警机构互助,发出对其的国际通缉令。当时一度有信息称,马萨勒克于6月23日出逃菲律宾马尼拉,第二天转机前往中国后不知去向。但此后,菲律宾当局表示,移民局官员伪造了马萨勒克出入境信息,此人当前似乎不在菲律宾。7月中旬,又有媒体报道称他可能在入境菲律宾后前往白俄罗斯或俄罗斯藏身,但警方至今仍无明确线索。

而上周,与马萨勒克之前往来密切的一名财务造假关键人物被菲律宾司法部宣布死亡,使得马萨勒克的故事再添一层疑云。

该死者名叫鲍尔(ChristopherBauer),44岁,2007年参与成立Wirecard在菲律宾的首家分支机构,此后离职,但通过两个伙伴公司与Wirecard有密切业务往来。3月初,他曾和马萨勒克一起,在马尼拉接待了毕马威的特别审计员和安永审计员。当时据这两名高管透露,鲍尔的公司业务涉及网上博彩业和色情业的“高风险顾客”。菲律宾当局表示,围绕Wirecard丑闻的调查需要数月时间。当局反洗钱机构正在对多达50名个人或机构进行调查。

当前,国际刑警组织已提高对马萨勒克的通缉等级至最高的红色,德国联邦刑事警察局也正式在其网站、电视和社交媒体上发布海报及照片,呼吁公众继续帮助追踪马萨勒克的行踪,一场轰轰烈烈的国际大搜索正持续展开中。

(原标题:财务造假四倍于安然,德国电子支付巨头“猝死”)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